© Feng Chia University |  台中市西屯區文華路100號+886-4-24517250 |   Privacy Policy

永恆的禮物 永遠的懷念 

─ 沉痛悼念恩師曾明哲教授 学生集体追思,杜雪红执笔  

晨跑回來掃了一眼手機,是Janet的短信:“師姐,老師10月21日走了,你知道嗎?”不會吧?即刻發短信給您:“您還在,是嗎?我們等您的回復!”又發短信給師母Jennifer:“兩分鐘前得到消息說Prof. Tseng走了, 想從您這裡知道:這不是真的!”等不及回復,又拨通您在臺灣的手機,“Hello!”─ 那邊傳來的是女聲,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,是Jennifer!她說,剛看到我的短信,“是真的”─ 電話裡傳來我最不願聽到的三個字!

 

站在您的靈前,仍不能相信您已經去了另外一個世界。靈位上擺放著您的遺像,灰髮有些稀疏,面容有些清瘦,但仍洋溢著您慣有的笑容,微仰著頭、看向遠處的天空。不!您没有走!您不可能走!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,頭腦中卻異常清晰地重播著拜入師門以來受您教誨、被您影響的樁樁件件、點點滴滴,如一顆顆寶石,彌足珍貴…… 

當您去世的消息传到同學群裡的時候,同學們先是震惊,接著就不禁回憶起您帶我們坐遊輪出海釣墨魚、吃海鮮,您帶我們在龍蝦灣徒步、在西贡的滿記吃甜品,Group meeting開到半夜去九龍城的許留山用宵夜。記得在Stanford學習時,一天下課後,您說:“第一次來美國吧?我帶你們去見識見識三藩市。”您取了車,從Palo Alto 出發,一路向北,到三藩市時天已經黑了。您先請我們吃了地道的西餐,又興致勃勃地率領我們逛金融區、漁人碼頭,参观畫廊,看街頭藝人的表演和行為藝術,直轉到深夜…… 您對生活的滿腔熱忱深深地感染著您的學生們。

1996.11.22港科大码头出发出海釣墨魚

1999.2.28 香港清水湾,老师带着学生们在龍蝦灣徒步

1996.1.25 Napa Valley

Roger和汪伟:在Stanford學習時,週末老师带我們去了Napa Valley的酒庄,那是我們长那末大頭一次品洋酒。晚上西式大餐之后,老师又帶我們去吃很貴的冰淇淋,讓我們瞭解这一美國吃文化的传统。

誰都知道您有一位知書達理、美麗賢慧的太太,還有一對優雅知性、才貌雙全的女兒。當別人誇讚您這樣一個幸福的家庭時,您總是心滿意足地笑著點頭:“還可以啦,還可以啦。”閒暇的時候您會講起您的家。您說,結婚後Jennifer就隨您去了美國,因為您工作忙擔心Jennifer一個人在家悶就給她買了架鋼琴。結果您不在家的時間太多了,Jennifer很多時間都在彈鋼琴,吵到了鄰居,只好搬家。後來有了孩子,一年暑假,計劃帶孩子們出去夏威夷旅行,可是工作一直排不開,行期一推再推,暑假快結束了,也沒能帶孩子們出去。一天早上,您對兩個女兒說:“爸爸帶你們去旅行。”您把小小的Sophie和Angie抱上車,一溜煙地開出了城,錄音機裡播放著夏威夷的音樂,轉大半天后您開車回到家,大聲對被蒙在鼓裡的Sophie和Angie 說:“我們旅行回來了!”姐妹倆還真被您蒙到了。說到這裡,您為自己的“騙術”得逞而得意地笑起來,笑聲裡透出您因自己醉心工作而内心里對家庭的亏欠,更顯出您 ─ 一位成功的丈夫和父親對家庭的深情厚愛。您還將對於自己家庭的愛延伸到您的學生們的家庭。在您家舉行的派對上,經常會看見您學生們的另一半,經常會聽到下一代的鬧聲、笑聲。孩子們脆脆地叫您“Prof.爺爺”,盡情地享用Jennifer嫲嫲準備的精美糖果和饭菜。時至今日,我的女兒們仍留存著您送給她們的玩具LEGO。

作為您的學生,受益最多的當然是學習。從一次次group meeting的 presentation,到一篇篇會議論文、期刊論文,您總是鼓勵我們去嘗試,並高屋建瓴地給予指導,還耐心地逐字逐句進行修改。您憑著對未來的遠見,本著對學生的責任,靠著自己在學界、業界的影響,不遗余力地為您的學生們創造学习和成长的機會:送他們去美國的Stanford、荷蘭的Eindhoven、德國的Munich、新加坡的NTU交流, 出席多方面的國際學術會議。您說,人活一生,就要“make some differences to the world”。您是這麼說的,也是這麼做的,您不僅改變了您工作過的世界,也改變著您學生們的世界,您為他們打開了通向世界的大門!

1997.11.13 加州San Elijo海灘,Roger:那年老师帶我去聖地牙哥開會,從洛杉矶開車過去的。老师心非常細,為了讓我領略南加海岸的風光,特意走Coast Highway 101

拐到San Elijo海灘公園。多年後我帶我的學生去聖地牙哥開會,為了他也走了同樣的路,去了同樣的地方。而之後我的這位學生(老师的“孫學生”)為他自己的學生也做了同樣的事情。老师關心他人、處處為別人著想的作風傳了一代又一代。

讓我们記憶深刻是那時我们作為系主任的學生,不但沒有任何方便,最常受您教訓的是“瓜田李下”要主動把利益讓給別人。有時我们不服氣,您耐心開導我们專業做事的作風就是要做到客觀、公正、無私。您在日常點點滴滴中給了我們最正面的言傳身教,讓我們領悟到做事做人的道理,教我們懂得什麽是教書育人,還有怎樣培養我們自己的孩子樂觀向上,嚴於律己,寬以待人的品格。作為一個偉大的教育家,您高尚的品德影響了學生一生,甚至影響了幾代人。

1997.11.26 香港科大,上午研究组学术报告会后,中午曾教授带着组里的老师学生们在G餐厅聚餐,送别雷鸣夫妇完成博士后赴加拿大工作集体留影

2015年的春節,我帶著孩子們去給您拜年,彙報一年來的工作進展。您說:“I am very proud of you.”  您又說:“杜雪紅,順利時你來看我,我很高興。人生有起有伏,不順的時候也希望你能來看我,談一談,或許能幫到你。”一年多以後,我遇到職業生涯中最為黑暗的一段,您得知後約我見面,聽我講述、幫我分析,要我理智地處理,不要無謂消耗自己的精力和時間。您說:“If there was no darkness, how could we see the light? ”是您睿智的光芒照亮我走出逆境、毅力前行的路!

《師說》有言:“師者,所以傳道、授業、解惑也。” 學業、見識、志向、做人、做事、抗逆…… 您就是這樣孜孜不倦地對您的學生進行着全方位的教導和塑造。

2007年春節我和先生去給您拜年,在校門口見到您,您臉色憔悴,瘦了很多。原來您剛做過大手術。在那一刻,我們的心裡藏下隱隱的擔憂。您六十歲生日時,三十多位同學親友再聚您家中,祝願您擺脫陰霾,健康地活過又一個甲子。之後的十年,同學們因工作、家庭,各忙各的,加之您又轉戰逢甲,追尋您的又一次創業夢想,大家見面不多。2017年7月,您說要給逢甲的學生們找一些實習的地方,我建議您去佛山南海看看,那裡是重要的製造業基地,您說:“好!Roger、汪偉、馬欽海、王越他們可以一起去。”想到很快就是您的七十大壽了,我說不如祝壽和考察安排在一起。8月,師兄弟姐妹三十多人從海內外飛回香港為您祝壽。您看上去精神矍鑠,整场都高興地與同學們交談。我們送給您一副對聯“師之學與德,仁者壽而康”,景仰、祝福之意躍然紙上。


第二天一早我们從香港出發前往佛山,兩天之內參觀了五家當地著名的企業,有將Mass Customization付諸傢俱製造實踐的維意定制,有全世界300米以上的摩天大廈幾乎都采用了他們的產品的堅美鋁材,有將建築材料與藝術完美結合的蒙娜麗莎陶瓷等等,所到之處,您都受到熱情的接待。參觀、座談、趕路,時間安排得特別緊,我真擔心您身體受不了,可是您卻一直神采奕奕:到了您為之傾注一生的manufacturing 的情境中,您好像士兵来到了陣地。

2017.8.5 香港,七十大壽,同學們送上的祝福 ─“師之學與德,仁者壽而康”

2017.8.5 香港,同學們由海內外飛回香港,共祝老師七十大壽

2019.08.07 佛山, 老師帶我們參觀蒙娜麗莎陶瓷公司

2019年3月17日,我飛去台中看您。快到您的住所時,遠遠看見身著鵝黃色毛衣、乳白色長褲的您。我連忙下車迎上去:“您在家裡等就行了,我能找到的。”您說:“嘿嘿,我算計著你快到了,就出來了。”您好像更瘦了一些,但看得出您很高興。您給我泡咖啡,喝完,您帶我去您在逢甲的辦公室参观、去宮原眼科吃台菜、去誠品書店買書,走過草悟道公園,在國立美術館欣賞歷代臺灣藝術家的作品。一路上您興致勃勃地談著有趣的往事、逢甲的歷史、您對新技術的投資……誰說您是個病人?您比健康人更樂觀、更精神。晚飯的時候,我注意到您有時會撓一下脖頸,您說,藥物的副作用,皮膚發癢。 您又說,您身上有三種癌症,您遵照醫囑用藥,這些藥的效果都是經過驗證的。看著您脖子上被手指甲抓出痕迹,我第一次意識到無情的病魔對於您肌體的侵害和您所忍受的痛楚,眼眶濕了。您似乎留意到我情緒的變化,您笑著說:“到了一定年紀,沒有這樣的病,也會有那樣的病。 You got to live with it.”您有點流清涕,我以為天氣涼、您穿少了,所以催您回家。後來才聽Jennifer說那是因為您長期用藥,免疫力下降,鼻腔發炎所致。晚飯後,回到您的住所取了行包,緊緊握了您的手,我就離開了。沒想到那一別竟成了永別!

2019.3.17 台中,Prof. Tseng带杜雪红去宮原眼科品尝台菜

2019.07.06-07 台中

Roger: 老師也帶我去了宮原眼科台菜馆。傍晚老師帶我漫步市中心,邊走邊介紹周邊製造企業的變遷,走過草悟道公園在此湖心亭留影,老師還跟我分享了他兒時在這兒的故事,晚上带着我逛了誠品書店買書。第二天领我参观了逢甲國際科技與管理學院,给我介绍逢甲的历史,畅谈他对AI和先进制造系统的见解,探讨逢甲与佐治亚理工的合作机会,我们还计划着一起写CIRP明年的论文…沒想到下午跟恩师这一别竟成了永远…

2019.03 台中

林複華和老師在逢甲留念

您去世後,有同學在群裡發短信:他是那樣樂觀,總是笑著,覺得他會永遠活下去!

十三年!您與癌魔相伴,除了身體開始消瘦,頭髮開始變灰、變疏以外,看不出您與以往有任何的異樣,臉上總是掛著招牌笑容,甚至把自己還當小夥子。我知道您不是有意要掩飾什麼,而是您習慣了以笑容示人,您坦然地“與病魔共舞”。有一天我們也會老去,也會身患疾病,您面對疾病的樂觀堅韌讓我們知道萬一到了那時我們該怎麼做!

走在逢甲大學的校園,您問我:“杜雪紅,你作我的學生多少年了?”我說:“二十三年。”您說:“二十三年了?時間過得真快。It is a big part of our lives.”是啊!二十三年,您給予您的學生太多太多,您對生活的滿腔熱忱、對家庭的深情厚愛、對學生的全人栽培、對疾病的樂觀堅韌,您给人以关爱,给人以温暖,对事业有担当,对专业严谨与求新,而这一切的背后,更难能是那份自然、平和、纯净、勇气、智慧和精神,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您留給我們隽永的禮物!厚德载物,润物无声,此生有幸有您为师!您的音容笑貌是我們心中永遠的懷念!

呜呼!淚流满面,悲痛不能自已。願恩師在另一個世界只有健康,沒有疾病;只有笑容,沒有痛楚。吾師安息……
 

永恆的思念-4.jpg